【书本网首页】 - 免费中文完整小说txt电子书下载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小说下载 > 正文

《雪中悍刀行》 作者:烽火戏诸侯 txt文件大小:13.7MB

作者:烽火戏诸侯 来源:转载 日期:2018-4-29 22:34:39 人气:0 标签:
TXT完整小说下载地址

《雪中悍刀行》是由烽火戏诸侯起笔的一篇1200万字的长篇武侠小说。于2012年8月1日发布第一集至今,已有五六年时光,共计更新了425章及收官章及番外章。由于内容篇幅较长,不建议在线阅读,大家下载txt文件后在电脑本地观看。

ZIP文件打包下载地址:

http://book.ziti8.cn/txtdown/雪中悍刀行(bookben).zip

以下是部分章节内容


幽州胭脂郡很出名,名声之大,连整座中原都有所耳闻,尤其是早年在士子风流的江南道和富甲天下的广陵道,当然更少不得太安城,最是对胭脂郡感兴趣。


  因为胭脂郡的婆姨,尤为水灵,应了那句女子真是水做的,艳而不俗,天然妩媚多情,哪怕是生长在穷乡僻壤的胭脂郡女子,依然别有风韵。


  只不过胭脂郡也有众多不出名的小镇,就其中在一座小县城上,却住着一位曾经登榜胭脂评的佳人。


  裴南苇,本该已经殉情而死的旧靖安王王妃。


  她如今就守着那座不大却拾掇得干干净净的小宅子,她很少出门,养了一笼鸡,然后经常坐在屋檐下,看着那只趾高气昂的老母鸡,带着一只只玲珑可爱的小鸡崽,满院子瞎逛荡,这里啄啄那里点点,久而久之,她虽然有些乏味了,只不过她反而觉得这样的无趣日子,才是真的过日子。


  有名不起眼的年轻女子和风吹即倒的老妪,住得一远一近,前者偶尔会帮忙往水缸里倒水,或是送来一些小镇上注定有钱也买不到的小物件,胭脂啊水粉啊钗子啊,零零碎碎,五花八门,裴南苇也都一一收下,世间女子,无论贫富贵贱,哪有不愿自己更漂亮些的。那位满脸沧桑的老妪倒是不送东西,只是隔三岔五来家里串门做客,有一句没一句闲聊鸡毛蒜皮的事情,说小镇哪家绸缎铺有蜀缎卖了,不过老妇人很快就说八成是骗人的,坑那些傻丫头的私房钱呢。说小镇最南边铁匠铺子刘幺儿的丑八怪媳妇,竟然勾搭上破锣巷某个姓张的年轻后生了,真难说到底是谁占了便宜。老妪还说她宅子那边掉了只风筝在屋顶,那些孩子也真是调皮


  捣蛋,上房拿风筝也就罢了,还有个小兔崽子站在屋顶朝院子里撒尿的,结果给她去孩子家门口好一顿骂。


  裴南苇每次都耐心听着,只不过她大多都记不住,听过就忘了。


  终于有一天,有人打破了这份宁静安详,是那个叫余地龙的孩子,他一人骑马不约而至,腰佩战刀,翻山下马的姿势,干净利索,屁大的孩子显得格外老气横秋,她在门口笑眯眯看着,觉得有些好笑。


  当余地龙喊出师娘那个称呼,裴南苇笑得更开心了,没着急领着孩子跨入小院门槛,问道:“小虫子,你喊过多少人师娘啊?”


  其实这个孩子以前几次,都是喊裴姨的,如今换了新鲜的叫法,倒也……没让她觉得讨厌。


  自从那个扶墙而走的典故,好像在一夜之间就传遍整个清凉山之后,余地龙就对祸从口出这个说法,深刻得不能再深刻了。


  不过面对裴南苇,这孩子实在长不起记性,伸出三根手指,咧嘴笑道:“就三!不过师娘你,是大师娘!”


  裴南苇瞪了一眼,佯怒道:“不会只说半句?”


  余地龙一脸惊讶,“啊?就三?!”


  裴南苇在这光长个子不长心眼的孩子脑袋上狠狠一敲,气笑道:“都是跟你师父学的!”


  脸庞黝黑得快要跟木炭差不多的余地龙嘿嘿笑着,脚步欢快得跟师娘她一起走入院子。


  余地龙喜欢把这里当自己家,所以他上次才会跟师娘商量,以后等他攒够钱,一定要再盖一栋屋子。


  屋檐下一直摆放有两条小板凳,她倒是有过买张小竹椅的念头,后来想想还是作罢,她有另外的打算。


  两人坐下后,裴南苇打趣道:“小虫子,你师父那个大徒弟叫什么来着?师娘给忘了。”


  原本懒洋洋的余地龙立即挺直腰杆,有些心虚,小声道:“她啊,叫王生,吕云长那家伙说,那是个土了吧唧的名字。不过我觉得吧,其实还好。”


  裴南苇促狭追问道:“那么如果王生喜欢上你师父,就是不喜欢你,咋办?”


  余地龙张大嘴巴,一脸茫然。


  她刨根问底,“嗯?”


  余地龙挠挠头,低头盯着鞋尖,轻声道:“我也打不过师父。”


  裴南苇捧腹大笑。


  余地龙很快抬起头,一本正经道:“师娘,如果王生她真喜欢师父的话,我就跟师父打一架,不过我可不是为了把王生抢过来!”


  这下子裴南苇真有些纳闷了,“怎么说?”


  孩子满脸认真神色,伸出一只拳头,“我只是想让王生知道,你可以喜欢咱们师父,可是小虫子也有可能打得过师父。”


  裴南苇不置可否,抬头望向院门口,柔声道:“小虫子啊,说你笨,笨得可以,说你聪明,也没错。”


  孩子似乎有些消沉,双手托起下巴,怔怔出神。


  裴南苇揉了揉他的脑袋,安慰道:“可能很快,但也可能是很久很久以后,你才会在某一天明白,当你喜欢一个人,只是那个人不喜欢你,虽然不如两个人相互喜欢,但比起你连一个喜欢的人都没有,要幸运很多。”


  余地龙皱着脸,可怜兮兮道:“师娘,怎么听上去好惨啊。”


  裴南苇笑问道:“你觉得师娘是开心还是伤心?”


  她加了一句,“如果答对了,师娘就教你怎么追求王生。”


  余地龙小心翼翼道:“傻乐呵?”


  裴南苇嘴角抽搐。


  余地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抱住脑袋,“师娘师娘!这是师父无意间说漏嘴的!”


  裴南苇和颜悦色道:“你答对了。”


  余地龙满脸惊喜。


  裴南苇呵呵一笑,“不过小虫子啊,你还是老老实实一辈子打光棍吧。”


  余地龙竟然没有伤心,只是歪着脑袋,两根手指捏着下巴,像是在很用心地思考什么。


  这孩子冷不丁坐直身体,然后一巴掌拍在大腿上,“算了,还是等我活着从葫芦口回来再说!”


  裴南苇吓了一跳,“咋回事?”


  余地龙掏出一只钱囊,郑重其事地交给裴南苇,“师娘,这是我担任幽州骑军伍长之后的兵饷,你还是继续帮我存着。师娘!要是有一天听说我战死关外了,记得别为小虫子伤心啊。”


  裴南苇皱眉道:“你要去关外打仗?”


  余地龙环顾四周,压低嗓音道:“师娘!这个不能说,泄露军机,按北凉律是要被喀嚓一下的!我可是斥候伍长,要以身作则!”


  孩子顺便做了个抹脖子翻白眼的动作。


  裴南苇收起钱囊,“行吧,帮你收着。”


  余地龙站起身,“师娘,如果我死了,你也别跟王生说我喜欢她。”


  裴南苇笑问道:“那你活着回来了,师娘就告诉她?”


  余地龙赶紧摆手道:“别别别,都别说!”


  裴南苇问道:“反正都是要师娘不说,那你提这一茬,图个啥?”


  余地龙顿时懵了,越想越糊涂。


  裴南苇起身后,用手指狠狠戳了一下孩子的脑袋,“小虫子,就凭你这颗浆糊脑袋,以后会是那啥陆地蛟龙?!”


  余地龙悻悻然,大步走下台阶,转头摆手道:“师娘,别送了啊!”


  裴南苇没好气道:“去去去,赶紧的。”


  在余地龙走出大门后,裴南苇猛然听到孩子的惊喜嗓音,“师父?!你怎么来了?仗打完啦?!”


  裴南苇下意识就快步走下台阶,刚要走到院门口,猛然醒悟过来,停下身影,她大声笑骂道:“小王八蛋!”


  宅子外头的孩子哈哈大笑,策马离去,嚷嚷道:“走喽!师娘想师父喽!”


  如今时值春夏之交,出身春秋裴阀的女子突然记起一首小诗,内容一字不差,偏偏忘了诗名与作者姓名。


  悄悄瞻青壁,悠悠瞩翠林。流莺无一事,声远薜萝阴。


  青壁,翠林,流莺,薜萝。


  想来她之所以记忆深刻,缘于这些可人的江南景物,都是少女时分,与她近在咫尺,越是唾手可得,便越不知珍惜。


  在成为离阳王妃之后,囚禁于高墙之内,看腻了婉约诗词,才逐渐接触到一些以往不喜欢的边塞诗,无非是那些词汇在诗篇中辗转来回,征人,霜月,羌笛,芦管,鸿雁。


  此时裴南苇环顾四周,黄泥院墙,绿意稀稀,无鸟鸣,已有炎炎暑气。


  高楼闺阁幽怨人?


  那也得有高楼可栖才行嘛。


    本文网址:http://www.bookben.cn/txt/a/48282.html
    读完这篇文章后,您心情如何?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更多>>网友评论
    发表评论